其实是托塔斯泰。

cp交流移步




企鹅:1537181702
备注托托或者小风X

【邪瓶】谈一谈初恋

*校园架空。注意,是架空。


我第一次主动与人亲近是在附小时期,对象是我同位。他是插班生,三年级那年夏天被班主任领到班里,介绍时说这是A城转来的张起灵。由于只有我边上有位置,他便和我做同桌了。我至今还记得那天女孩子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我当时对他的名字甚是感兴趣,缠着追问了几日。他被我搞得烦不胜烦,最后撕了张纸条写给我。原来是“起灵”两个字。我觉得很有意思,他的字和人一样瘦长,间架结构却比普通小孩规整得多。当天我攥着那张纸条琢磨了半个下午,另一半时间用来观察他睡觉,还有阳光照在他脸上时被五官切割的树影。我终于还是接受了新同位是个哑巴的事实。


不过我很快意识到他并不是真正的哑巴。...

【邪瓶】马拉松

*沙雕甜文

下周一定给我铁搞独伊 立贴为证


去武汉走货时汉马正在报名,我一时兴起,偷偷填了信息。


结果当晚跟黑眼镜连麦的时候,好巧不巧赶上黎簇放学回来。小兔崽子晃到电脑前面,激动得跟什么似的搁那扯着嗓子唾沫横溅滔滔不绝,我的努力便宣布告吹。原本我还存了些侥幸,压着声呵斥他提防小哥,万万没想到闷油瓶就在边上。我这边话还没讲完,听筒里就传出闷油瓶的声音。


“你想跑汉马?”


他的声音经电流处理后有些沙哑,调子似乎较平时更低,我咂咂嘴,在心里哭完了完了这是要凉。


果然那边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你的肺不适合这种强度的运动。”


我忙不迭地冲张爷讨饶,“小哥我报的是半程,就...

【邪瓶】烤白薯

*《背影》仿写

     纯练手 不随便打tag了 能看到的随缘吧

     感谢我铁 @车尔尼铁夫斯基 供梗

     感谢我鱼 @Jabberwocky 在我创作中给予的宝贵意见 特此鸣谢


我和义父不相见已两年余了,我最不能忘却的是他给的白薯。


那年夏天,祖母死了,义父不得已担起本家族长的差事,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杭州回到吉林,准备同义父去雪山为祖母行天葬。到吉林见到义父,看见满屋狼籍的东西,想起祖母,不禁簌簌流下眼泪。义父说,“事已至此,不必难过。”便又侧过脸...

宇梁哥写真真实帅断腿😭

晚上跟我妈叨逼叨的时候聊到池莉 于是吹了一波她的城

我妈淡定道 你还记不记得你小学班里那个xxx

我说 记得啊怎么了

我妈 她家之前住池莉隔壁

我 ——???????👋

【邪瓶】吃味(短篇完结)

*是 @童家小默 太太的点梗(老吴吃醋)

*有车预警

*大概是SOOC了👋

*人生中第一次开有车头有车尾的车(虽然是垃圾车!)实在值得纪念所以lof这边还是发一发

点我打卡

顺便吐槽一下现在的联考 作者的脑子已经被联考地理吃了👋(我们联考有一题竟然叫咱们解世界未解之谜👋

有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今天给我发消息,说我家对街高中一美术生小联考出来猝死了。

听着很是唏嘘。男生给我转他们画画群的记录,我看见他的一位同学用很寡淡的语气讲,他画的时候后面也有个男孩子画着画着突然开始呕,他还是画,过了一会救护车来把人拖走了,转过去看见地上一摊血水。

我想他大概心里不好受,又不好跟身边太亲近的人讲,只有说给我听排遣一下,于是安抚他念书也是很苦的。我给他讲我有个小学同学在理火念书,上学期他们班有个学生上着上着课人直接倒到桌子底下,说今年年初听说国际部那边是死了个学生。

结果按完发送自己也觉得特别迷茫。

他问我,你说,这一切到底有意义吗?

我说我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人念书把自己念死了...

你走了二十四年了。

给神仙一拜🙏🙏

格格要努力寫字寫詩:

“却听得杨过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见,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说着袍袖一拂,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山。”

就此别过,金庸先生。


 @手寫協會-LoH 

1 / 11

© 风流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