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托塔斯泰X

【邪瓶】成为一名间谍

*沙雕脑洞,蛮甜的

最近买了本书叫101 Things To Do Before You Are Old And Boring,平时就放在枕头边上消遣时光。昨晚随手翻看,翻到了“成为一名间谍”那页,我瞄了眼身边睡得蜷成一团的闷油瓶,突然有了注意。

今早上天蒙蒙亮我就靠着意志力爬起来,精神抖擞的刷完牙洗完脸煮好热稀饭,打算开始正式实施我的“间谍计划”。去房里拿了便签纸和水笔,顺带亲了一口我屋里还没醒神的张祖宗,我时隔多年又一次端端正正坐在书桌前开启一番冥思苦想。

我的身手和眼力,要想跟踪或者窃听闷油瓶是万万没可能的,思来想去也只有偷支烟顺瓶酒存在可行性。

于是不知不觉书房已经被日头懒洋洋...

【邪瓶】看星星

*甜的。

我和闷油瓶坐在屋顶上。

没有风,整个城镇在渔火里亮晶晶的,中间一条护城河上飘着游人点的花灯。夏日的雾霭下水位很高,水消失处就是沉思的砖墙。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他正对着天空出神。月光散下来,像铅笔描的长线,被他分明的侧脸和叉开的双腿割断,横陈在瓦上。

他只需安安静静坐着,就叫我心生旁骛。有些不忿,我起了逗他的心思,便道:“东野有首诗写轻红流烟湿艳姿,行云飞去明星稀。你说今天这潮气重不重?”

他眼神中果然有了变化,但还扳着张古井无波的俏脸。他肯定听出了我拿女儿家隐喻他,又不懂分辩,气闷下只有伸手推我一把。

他推得很轻,我心里知道他留着力,却还是作势就地一滚,“诶我错啦,小哥你...

【邪瓶】不羁的天空(07-11)

感情戏来了。

07

醒过来的时候屋外在落雨。风从破了的玻璃窗漏进来,咿咿呀呀,像一杆许久未上松香的二胡执拗地还在响。

吴邪就坐在旁边。张起灵一抬头就看见他正盯着自己,穿着平常的衣服,鼻梁上夹着金丝眼镜。他们对视了一会,张起灵撑着床坐起来,拿起手边吴邪的大衣往身上套,吴邪往外挪了一点,方便他动作。

“那个人姓齐,行内的叫他黑眼镜。他送你到这边,你晕倒了。”

张起灵没吭声,又随手捞了条吴邪的裤子穿上。

雨停了。他们俩一块去外面买吃的。江浙一带的东西口味都偏甜,张起灵其实不太习惯。但是他也不挑拣,饭食,吃进去终归只为活着。

买了馄饨。水晶的皮,汤面上薄薄覆着葱花。路上只有零星的人,像烟...

【邪瓶】不羁的天空(00-06)

*梗来自格斯范桑特1991年电影《My Own Private Idaho》

大概还有七分之四…👋

链接见评论。

有非常好的脑洞…! 奈何我活得过于沙雕毫无经验…(抠头)emmm我再砥砺一下自我…

【策瑜/微权瑜】公瑾

*观感极差(大概)预警 孙权第一人称
基友今天提醒说有权瑜单箭头倾向(我觉得还好…?)还是标一下
我再也不搞史向了 自杀

01
公瑾回来了。

钟鸣十八响,我召他入堂。他来得仓促,兵甲未卸,头盔抱在手上。进殿后掀开前甲跪下,一揖到地。

“主公。”

我连忙把他扶起来。他这些年四处奔走,南征北战,我手挨着他裸露的关节,觉出他又清减许多。

有些难受。面上却还需顾忌君臣之别,于是只好说:“公瑾凯旋,孤得贤如此,幸甚。今夜宫中摆酒,筵请诸卿,不醉不归。”

02
先前探子来报说公瑾在关外受了箭伤,我本无意再叫他饮酒。但祖宗规矩不可破,只有委屈了他。我暗中安排了人为他挡过数盏,也不知他是否觉察。他心中有事...

风雪夜归人!

藏九归一:

【5/5完工。这套图画的太艰难……大家久等,明天开预售啦ヾ(✿゚▽゚)ノ

【邪瓶】假

张起灵提溜着两只购物袋在菜场晃了几圈,买了一条黄鱼,几根胡萝卜,一袋豆米。突然想起吴邪爱吃回锅肉,又买了新鲜菱角和青椒。

他慢悠悠地走回家去。已经下午两点了,正是一天里最热的时辰。他把罩衫拖了,换上在家穿的背心裤衩,在沙发上瘫了一会,挪到厨房去倒腾水喝。开冰箱的时候看见了上头粘的便签条,有点皱,边角稍许泛黄,最顶上用自来水笔写着:不许喝酒。

张起灵把便签条撕下来,折了两次,叠好后装进裤衩口袋里。他从壁橱里找出一只大口玻璃杯,往里面倒了一小盖的西柚汁,手很稳,然后加水,用一支不锈钢的搅拌棒搅和了一阵。把溢出来的水收拾干净之后又趿拉着拖鞋挪出去。

他又回到沙发上。四处摸索了一会儿,总算从沙发...

【邪瓶】走与留

*可能有点ooc

闷油瓶慢吞吞地走到沙发跟前,然后定住,好像只是在研究罩布上针钩的纹样。我瞅见他簇成一团的眉心,站起身轻轻按着揉开了,然后把他带到腿上。

“怎么了?”

他不答,眼睛闭着。我也不逼问他。过了一会他推了推我的胳膊,从我臂弯里滑溜出去。

“我…”他迟疑的开口,“我得去。”

他并不说他要去哪里。大概他明白与我而言去哪里都是一样,地点只算作符号。

“我也去。”我很镇定地看着他坐到沙发另一头,像铁一样又冷又硬地坐在黑暗里。“你去哪里,我都会跟你去。”

“你不要管。”他道,“你还得呆在这,你的铺子,你家里都需要人照看。”

“你真当王盟是我养的一名器每天搁在铺子里镇宅么?”我瞧...

【邪瓶】脑洞存放

*国文阅读课上超姐给的脑洞 没头没尾先存在这 考完了再说
书商邪/版印世家传人(与盗墓小王子)瓶

吴邪找到建安的时候,觉得自己有些糊涂。

檐牙上啄的黄布在风里头翻滚着,竭力想伴着云后退,面上规矩方正的一个张字写得苍劲而极平稳。吴邪看着眼前两百余年来声震闽西的印书世家张氏的坊间和宅第出神,这大大小小一百四十间房组成客家人典型的九厅十八井,木雕斗拱,彩砖粉墙,都透出历史奇异儒雅的意蕴。他不禁有点畏缩。

这竟是闷油瓶的本家么?

城西那家版印坊是全杭州最好的,而且只做热销的故事,笑话,农家应用的医书,药书,占卜一类,不曾趋向文人雅致,像是为了某种执拗的坚持。吴邪常去进货,与坊主交好,无事也总去扣...

1 / 10

© 风流去 | Powered by LOFTER